苏莫

你好,屏幕那边的人。

【茶】红蝶同人 红叶落蝶(一)

作者:飤茶
x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ooc有,由于官方给的信息不足,算是平行宇宙吧。
-zero
她在无助中徘徊,一只红色蝴蝶从她眼中飞过,仿佛一切,就是一场可怕的噩梦,醒过来就好了。可是,她用手抓住那只蝴蝶,慢慢捏碎,磷粉粘满了她的手。
-one
季夏的风缓缓吹过艺坊,美智子和叶子在后院里晾晒衣物。今天的天气挺好,这些衣服很快就晒晾吧!美智子心里乐滋滋的,妈妈要发月金了,又可以买新的衣服了。前几天她在源织坊看上一件红纹黑底和服。
不过,最近有点囊中羞涩,自己的私房钱加上一些客人给的赏金,还远远不够,美智子用力捏紧衣服,一不小心把衣服拉在地上。
“哎呀,美智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一旁的叶子麻利地捡起衣物,“看来要重洗了,下次小心点,要是让妈妈看见,没你好果子吃!”
美智子口上说着歉意,可是心里偏偏有点不甘心,看着叶子身上穿金戴银的,还不是前几天被一个大少爷包了,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运气啊,这样就不用每天愁吃愁穿的了。
这时一阵大风吹过,把一张手帕吹起在空中,美智子去追,不小心碰倒了衣服,又不小心撞倒了晾衣架,还不幸地扑倒了前来检查的妈妈桑。
手帕还是继续若无其事地飘着,美智子看着妈妈满脸的黑线,赶紧把手缩回去,给妈妈行礼。
-two
美智子以为这已经是很不幸了,可还有更不幸的。
手帕最后落在一个男子的手中,那男主衣冠华丽,气势不凡,一看就是惹不起的主。
妈妈看美智子又闯祸了,伸手要打,手还未落,却被那男子叫停,“我看,就她了。”男主指着一旁的美智子。妈妈听到后脸上立即转怒为喜,连忙拉住美智子的手,不停地夸着她,把她带到梳妆室,叫其他姐妹给她画上了美美的妆。
美智子从其他姐妹口中得知,这个男主叫竹野平枳,是京都盐商竹野西的二儿子,一个被宠过头的纨绔子弟,这次他来选一个艺伎表演,准备给父亲祝寿,不过不知脑袋抽了哪根筋,选了美智子这个没名气的丫头。
美智子迷迷糊糊地被拉上马车,直到看见竹野府的大门,才明白了一个事实:她碰到金主了,有钱赚,可以买新衣服了。
看着华丽的府邸,美智子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不会是在做梦吧!
-three
美智子发现,她的确是在做梦,还是噩梦。
她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房间阴暗狭小,没有光,她就一直在里面被关了三天。直到二少爷叫她,她才被下人领了出来。
她长发乱披、衣冠不整,活生生地像个乞丐,二少爷轻蔑地侧看她,叫下人给她吃了些东西,洗了各澡。
待一切完毕后,二少爷告诉她,他父亲最喜欢看美人在火炭上跳舞,而他又是最怜香惜玉的人,于是就选了她来当那个舞女。
她想逃,可二少爷告诉她,在艺坊里早就把她买下来了,她逃,又逃到哪呢?
所以,她不过是买来的一个玩物罢了,用完了,就可以丢掉了。
-four
接下来几天,二少爷待美智子也不错,吩咐她每天都要在他面前练舞,保证没有差错,起初美智子还拍得频频出错,后来二少爷叫下人拿来荆条,每错一个动作,就抽一下,美智子也越来越听话,跳出来的舞也可以让二少爷满意了。
而竹野西的寿辰在深秋,时间已经不早了,美智子看着身上血淋淋的伤痕,抱着自己的双腿在小黑屋里抽泣。
“姐姐,你还好吗?”小黑屋外面传来有人的声音,美智子惊起,警惕地开门,门外是一个外貌可爱的男孩,美智子认得他,是厨娘的儿子,叫阿丘,偶尔见面的时还会给她送上小花。
阿丘用手帕擦干美智子的眼泪,给她递上一朵小红花,“美智子姐姐不要伤心了,姐姐你是最漂亮的。”然后顿了顿,“姐姐,我长大后娶你好不好?”
美智子收过了小花,这一时被阿丘逗乐了,亲切地摸着阿丘的头,“等阿丘长大后,姐姐就老了,不漂亮了,那你还会喜欢那个丑姐姐吗?”
“会的,不管姐姐怎么样,阿丘都喜欢。”阿丘没有犹豫,他说的话融进美智子的心,仿佛像一道光,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在意着自己。但是,秋天过后,他们还会相见吗?
-five
仲秋枫染成血红,美智子在枫树之下练舞,她的舞技已精湛,如同一只翩翩的蝴蝶,随时融入枫叶之中,马上就会消失不见。用纸扇遮住口鼻,赤脚踏在落叶上,手中白扇一挥,千百片枫叶纷纷落下。旁边的二少爷看入了迷,站起想抱住美智子,却又坐下,继续看着美智子起舞,这不过是个艺伎而已。
“既然你舞技已如此不错,那明天就改在火炭上练习吧。”二少爷转身,离去。
美智子一听,手中的折扇落在地上,眼泪染上了枫叶,点上了一点红。
晚上,阿丘来找她,却被二少爷撞个正着,原来二少爷是专门来试探美智子的。
阿丘被二少爷抓住了,直到白天美智子也没看见他。
-six
烧红的炭块滚烫,美智子赤脚走在上面,身上逐渐被烫出了伤印,她不敢出错,因为一个动作不对,守在一边的下人就会用荆条狠狠地抽打她。
二少爷在一旁若无其事地喝茶,美智子不小心出错,他眉头皱起,从下人手中拿起荆条,狠狠地打在她的身上。当然是不会打脸的,这样就毁了这漂亮的脸蛋了,不过,衣服可以遮住身体,只要不打死就好。
美智子一舞下去,在小黑屋里躺了几日,期间除了给她送吃的,没有人来看望她,阿丘也不在了,她感觉胸口阵阵地痛。
她想念自己在艺坊的日子,想念那个天真的自己。
不过,等她伤好起来,竹野西的寿辰也到了。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