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莫

你好,屏幕那边的人。

【好久不见】瑟维的漫漫寻妻路(误),话说还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好久不见
作者:飤茶
cp向:瑟维x克利切(欺诈组)
有ooc注意
x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1.
我暗恋着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克利切,一个非常有趣的名字。
我叫瑟维·勒·罗伊,一个魔术师,克利切是我的助手。
2.
华丽的婚礼,香槟红酒把握在人们的手中,瑟维站在舞台中央,正表演着他最拿手的魔术。
一只调皮的白鸽从瑟维的手中变出,叼着束红玫瑰,飞到新娘的肩头。克利切在嘉宾座看着表演,不时还欢呼几声,这是他和瑟维一起设计的魔术,不过还是特别有趣。
伴娘端着一个开着的红盒子走来,里面是一名为“永恒之海”的蓝宝石吊坠,它是新娘的嫁妆。
“永恒之海”如其名,有海一般蔚蓝、神秘和美丽,这是一个美好的祝福,祝福这对婚姻永恒并美好。
瑟维接过吊坠,慎重地戴在新娘的脖子上,新娘高兴地吻了他的脸颊。
新郎缓缓走来,牵起新娘白皙的右手,婚礼即将达到高潮。
誓言,玫瑰,红酒,蛋糕,是一首婚礼进行曲,一首爱的赞歌!
新娘红着脸,她刚刚接受了新郎热情的吻,她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坠,但“永恒之海”不见了!
新娘尖叫一声倒地,婚礼一片混乱,瑟维和克利切趁乱逃出,他们又一次成功,这场闹剧在他们心中像胜利的乐章。
3.
“我决定收手。”
“永恒之海”在黑市上卖出了个好价钱,够他们逍遥一阵子,瑟维抱着一捧玫瑰,敲开克利切的门,准备向他表示心意。
啊,克利切!我的天使,我的良药,如果没有你,我无法在这个世界生存。
他没想到,克利切已经搬出了他为他准备的公寓,只留下一张卡片,空空荡荡,像这场没有结果的暗恋。
克利切就这样人间蒸发了,瑟维搬进了克利切的公寓,希望哪天他能回来看一看。
4.
“瑟维,我爱你。”克利切情不自主地吻着瑟维,他们融入一体,他们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我也是。”瑟维扒开克利切的外衣,准备进一步深入,他们,本该如此。
瑟维从梦中惊醒,看着床单上污浊的液体,无奈地笑了笑。
我想得到克利切的一切,他的身体,他的心,可是我连他的人都找不到。
瑟维还是一日复一日地寻找克利切,直到无意间来到一家孤儿院,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哦!这是白沙街第一孤儿院,先生要进去看看吗?”引路的导游小姐热心地介绍这个孤儿院,有个好心的慈善家创办了它,里面收养了很多残疾的孩子,他真是一个大善人。
而瑟维看着他的背影出了神,想要接近,却握紧了双手,平静地回答道:“算了,我对慈善不感兴趣。”
离开了白沙街,这个陌生的城市,也许再也不会来了。他想,当初的玫瑰是不是已经枯萎了。
5.
“所以,你没去找他?”一个叫苏莫的男子从酒吧里找到已经喝得烂醉的瑟维,质问道。
瑟维楞了一下,捂住胸口,低头哽咽“我有什么办法?他不爱我,他离开了我。”是啊,他能变出完美的魔术,但在克利切面前,他的完美总是有破绽。
苏莫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他没想到瑟维对克利切爱得那么深。
“你又凭什么知道他不爱你,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为什么离开你,你连自己爱的人都不珍惜!”苏莫将瑟维拉出酒吧,打理了接下来发生的事。
6.
瑟维穿着一套笔直的西装来到孤儿院门前,这时的他有点拘谨,有点犹豫,藏在暗处的苏莫一直帮他打气,他深呼吸一口,走了进去。
当最后看见了他,感觉眼中有什么在徘徊,他想告诉克利切自己有多爱他,发现他不在的失望和找到他的兴奋。
到嘴边的,却是一声平常的“好久不见。”
当然,还有一个突入袭来的强吻。
【幕后】
瑟维询问苏莫,“话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帮我?”
“额,这有点难解释,大概是我怕我再写刀读者会把我打死,所以穿越到你的世界,还是...哎呀,我想起我还有稿子,我先走了啊!拜拜~”
“喂,等等!”瑟维想抓住苏莫,却抓了个空。
“话说你们一定要幸福啊!”这是苏莫最后的话。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