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莫

你好,屏幕那边的人。

两个欺诈的沙雕小短篇:D

沙雕 欺诈:D
1.真香
①初识
克利切:"我克利切就算被屠夫追死,被一刀斩,挂树上,我也不会和你是队友的!"
瑟维:无奈又不失尴尬地笑了笑。
-
克利切:"艾玛被抓了,快给我疗伤!开什么电机啊?还是不是队友?"
瑟维:无奈却有点高兴地笑了笑。
②日常
克利切:"瑟维,你给我听着!我克利切·皮尔森,就算流浪死在街头,也不会沦落到和你住在一起的!"
瑟维:无奈又有点恼怒地笑了笑。
-
克利切:"冰箱里的没零食了,桌子上的哈密瓜被我解决了,现在帮我去超市买一杯巧克力奶。钱?我们都这样了,当然花你的勒!"
瑟维:无奈又后悔地...没有笑。
③告白后
克利切:"你说什么?!没想到瑟维你是这种人,我马上就搬走,我克利切死在街头你也不用管,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瑟维:无奈地收拾起克利切留下残局,"一切,都结束了吧。"
克利切并没有走多远,他靠在瑟维家的门外,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
克利切躺在白床单上不知所措,瑟维压在他的身上,给了他一个深吻。瑟维靠近他的耳边,"叫老公。"
克利切:"我克利切,就算......"
瑟维:"什么,你再说一遍?"瑟维下腰用力,克利切看向他,把刚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2.魔术
瑟维是魔术师,最近克利切一直缠着他想让他表演魔术,惹得他很心烦。
对于克利切,肯定不能用那种下三滥的魔术糊弄了事,要新奇,更要能俘获某个人的心。这样的魔术对于一个出色的魔术师也是个难题。
将玫瑰花放进特制的盒子里,把盒子机关打开。这样克利切打开盒子两次,空的盒子里就会有朵鲜艳的玫瑰。瑟维觉得这个简单的魔术不错,虽然有点不符合他的风格,但这是短时间内最好的选择。
-
几日后艾玛来瑟维的公寓打理花园,瑟维注意到艾玛头发上的花,便询问起花的由来。
"哦,这是克利切送的,用一个很神奇的魔术给我的。"艾玛取下玫瑰,在手中把玩。
"是不是用一个盒子装着,让你打开两次?"
"是哦,瑟维先生不愧是了不起的魔术师。"
-
现在瑟维在等待克利切回家,至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了。:D

【魔法少女皮尔森】第四话 我们的艾玛小姐遇到危险了,为什么欺诈还在床上睡觉,起来啊!

克利切 魔法少女篇4
作者:飤茶
+有ooc注意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我是克利切,一名小偷。
three
1.火焰在马戏团上方燃烧,仿佛是为它的存在作出最后的证明。一群白鸽在空中飞舞,绕了三圈后,一只只飞进了瑟维的帽子里。
最后一只鸽子叼着我的贝雷帽,它好像受伤了,飞得一撇一拐的,用最后力气躺在了瑟维的肩上。
瑟维接过帽子,递给了我。他看了一阵,说:"你还是戴帽子好看点。"
我想回答他,可就那一瞬间,他像一袋土豆那样倒在我身上,我这时才注意到,他的腰上有一道不浅的伤口。
周围不知何时起了浓雾,让我迷失方向。空气中带着丝丝血腥,最后我决定把瑟维带到我家。
毕竟,我不知道我还能去何方。
2.
我的家很小,开门就可以看见一张床。我把瑟维扶好在床上,脱去他的上衣,给他上药。
他的身材很好,肌肉分明、结实有力,我迟疑了一秒,继续上药。至于那只受伤的鸽子,我也带回来了,它翅膀有点骨折,已经包扎好,正在在阳台上睡觉。
幸好我因为本职原因,绷带消炎药等都有常备。我摘去瑟维的礼帽,他细心搭理的头发被我恶意地弄得乱乱糟糟,他的额头有点烫,我应该给他准备点退烧药。
他有着一张绅士的面孔,五官恰到好处,我相信没有女性会拒绝他的请求。我不知道为何,心脏跳得极快,头有点昏迷,身体正不由自主地干些奇怪的事。
寒风吹过,清醒了我的头脑。我的天,我在干什么!瑟维腿上可没有伤,我脱他裤子干什么?我大概真的需要冷静一下了。
克利切,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让你自己都觉得恶心。
3.
"克利切,跑快点,圆月舞会要开始了!"
我穿着一套红黑格子衬衫,衬衫上沾满了五颜六色的油漆,看起来十分滑稽。我正和一只戴礼帽的兔子在森林中赶路。礼帽兔竖起耳朵,时不时看着自己手中的金色怀表,又时不时转向我,催促我快点。
天色逐渐变黑,一轮饱满的圆月慢慢从西边升起。为了庆祝一个特殊的日子,巫师举办了满月舞会,邀请了森林所有的成员,包括我这个不出名的漆匠。
礼帽兔跑得飞快,转眼就不见了。兔子回头,生气地说:"太慢了!克利切,离舞会只有五分钟了!"说完,靠在一棵树上等我。
这真是个讨厌的兔子。
我依着一棵巨树休息完后准备继续赶路,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兔子洞,一脚摔了进去。
兔子洞很长,半空中的墙壁浮现出无数个钟表的图案,待我掉到洞底,所有钟表同时停止,又同时发出尖锐的金鸣声,几秒钟后,又全都消失了。
没有了钟表发出的幽光,洞底变得黑暗。我下意识打开挂在腰间的手电筒,白炽光照亮黑暗,让我不由得心安。
我发现我右边有个一人高的洞口,我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进去,毕竟我是克利切嘛,怎么会害怕呢?
我听见了哭声,闻声到达了一个有广场半个大的岩洞内,一个人蹲在岩洞的中央,我瞧着他,有点眼熟。
手电筒大概快没电了,光线越来越微弱。我靠近缓慢他,光线照在他的脸上。我看见的是,我自己的脸!
我敢肯定,这是我见过最诡异最恐怖的事情,在一个特殊的场合,遇见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甚至包括行为和举止。
我下意识退后几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他"突然抬头,视线明显穿过我到更远处,"他"亮出右手中的利刃,还没等我阻止,"他"极速地刺入自己的腹部。鲜血流淌在地上。
啪的一声,手电筒耗尽了最后的电量,我被黑暗包围,一时迷失了方向。
等我眼睛适应后,我发现,我正跪在地上,一把锋利的匕首正插在我的腹部......
强烈的缺氧窒息感使我摆脱了这如此怪诞的梦境,我想起身喝口水,发现四肢用不上劲。恐惧慢慢在我心中蔓延,它可以毫不留情地将我心脏捏碎。
这时,我转身发现睡在我身旁的瑟维,他呼吸均匀,应该是做了个好梦。渐渐地,一丝安全感散入全身,我重新获得了身体的主动权,不过这次我不想起身了,侧过身来,盯着瑟维。
我想起,我和瑟维相处的时间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但我并不排斥,甚至有点依赖。这短暂的安全感让我再次进入梦乡,不过这次,不会有可怕的噩梦。
4.
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瑟维醒了过来。腰部传来疼痛,却发现已经被精心包扎好了。
这四周他有点熟悉,应该是克利切的房子。他扭头看见克利切熟睡的脸,也证实了他的猜想。
克利切的五官都很普通,可结合在一起却显得无比自然,大概这就是他的魅力。不过他本人有点邋遢,审美也不是很高,但也很可爱。
瑟维吃力地转过身,面朝克利切,轻轻地亲吻了他的额头。
克利切,我向你承诺,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5.
当我醒来时,瑟维已经带着他的鸽子离开了,亏我还把他照顾这么好,给他留了大半个床位。
收拾好一切之后我发现桌上多了一张纸条:醒来后,来找我。——瑟维·勒·罗伊。后面还写了一大串地址,其实我一个都不知道。
我把纸条收进口袋里,离开了家。
外面的阳光极好,一场噩梦的坏心情和昨晚的浓雾一起消失了!
6.
不知不觉艾玛发现他们走到了浓雾中央,也真是奇怪,好端端的怎么一下子就起了这么大的雾。
"诶,杰克,还有多远呢?"艾玛问起走在前面的杰克,不知道是不是女生的第六感,她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杰克走在前面,一点也不慌张,甚至哼起了小歌。"快了,艾玛小姐。"杰克回头,对着艾玛笑到。
一道月光穿过雾层照在杰克的脸上,与他俊气的脸有点不协调。艾玛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眼前这个小孩,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正常人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
她感觉周围的雾气越来越冷,下意识右脚退后一步,预感有什么危险,即将发生。
"艾玛小姐,别跑,我朋友等着你呢。"在几秒钟之内,杰克又长高一些,变得英俊,变得年老,最后,在艾玛眼前居然是一具骷髅!
艾玛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晕倒了。
"杰克"哼着小调,他的左手是五根刀刃,上面沾有红褐色污渍,缓步靠近艾玛,看起来心情很高兴。
眼前出现的一切诡异事件,让艾玛突然想起三十年前轰动全国的连环杀人案件:"开膛手杰克"会在雾色笼罩之时,将迷途的少女杀死,并且取走她们的血液......
7.
马戏团上方的木块轰然坠落在距离莱雅只有一尺的地面。莱雅抱着小丑裘克的衣物痛哭,而一直站在她身旁边的鹿头人默默保护她不被坠落物砸到。
"我知道,我们必须有牺牲,"莱雅小姐说,"但,我心救是好痛,好痛。"她哭得越来越伤心,似乎要把一生的眼泪苦干。
这句话不知道她在对谁说,她旁边的鹿头人,还是她自己呢?
马戏团已经快被大火烧尽,莱雅和鹿头人只好匆匆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莱雅紧紧抱着小丑的衣物,她知道,他们一直欠着一个拥抱。
看着这一幕,鹿头人想起庄主说过,感情对于provost来说只是一种累赘。

To be continued...
【幕后】
艾玛床头的故事书叫《爱丽丝梦游仙境》,第一页写有一句话:
献给我最爱的女儿丽莎,祝贺她六岁生日快乐。——里奥
字迹有点潦草,有几个错别字,但每一笔仿佛都含有爱意。
书的背面有几页被大火烧去了,不知道内容。
【预告】
兔子维一最喜欢他的金怀表,看看这精细的做工,瞧瞧这金子的分量,这个稀世珍品不知道凝结了一个机械师多少的心血。

大家好,我是苏莫,拖更了这么久,真是很抱歉Q_Q,但是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是大家让魔法少女皮尔森这个梗更到现在!像我这种靠肥宅快乐水续命的人,有这么多人支持我,一直看我走到现在,真是太感谢了!
现在剧情要达到一个小高潮了,两位可爱的魔法少女要出现了,猜猜是谁吧!(无奖问答)
这是一个小型的剧透群,喜欢的话可以加入一起讨论剧情:茶水司,792606452

【好久不见】瑟维的漫漫寻妻路(误),话说还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好久不见
作者:飤茶
cp向:瑟维x克利切(欺诈组)
有ooc注意
x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1.
我暗恋着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克利切,一个非常有趣的名字。
我叫瑟维·勒·罗伊,一个魔术师,克利切是我的助手。
2.
华丽的婚礼,香槟红酒把握在人们的手中,瑟维站在舞台中央,正表演着他最拿手的魔术。
一只调皮的白鸽从瑟维的手中变出,叼着束红玫瑰,飞到新娘的肩头。克利切在嘉宾座看着表演,不时还欢呼几声,这是他和瑟维一起设计的魔术,不过还是特别有趣。
伴娘端着一个开着的红盒子走来,里面是一名为“永恒之海”的蓝宝石吊坠,它是新娘的嫁妆。
“永恒之海”如其名,有海一般蔚蓝、神秘和美丽,这是一个美好的祝福,祝福这对婚姻永恒并美好。
瑟维接过吊坠,慎重地戴在新娘的脖子上,新娘高兴地吻了他的脸颊。
新郎缓缓走来,牵起新娘白皙的右手,婚礼即将达到高潮。
誓言,玫瑰,红酒,蛋糕,是一首婚礼进行曲,一首爱的赞歌!
新娘红着脸,她刚刚接受了新郎热情的吻,她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坠,但“永恒之海”不见了!
新娘尖叫一声倒地,婚礼一片混乱,瑟维和克利切趁乱逃出,他们又一次成功,这场闹剧在他们心中像胜利的乐章。
3.
“我决定收手。”
“永恒之海”在黑市上卖出了个好价钱,够他们逍遥一阵子,瑟维抱着一捧玫瑰,敲开克利切的门,准备向他表示心意。
啊,克利切!我的天使,我的良药,如果没有你,我无法在这个世界生存。
他没想到,克利切已经搬出了他为他准备的公寓,只留下一张卡片,空空荡荡,像这场没有结果的暗恋。
克利切就这样人间蒸发了,瑟维搬进了克利切的公寓,希望哪天他能回来看一看。
4.
“瑟维,我爱你。”克利切情不自主地吻着瑟维,他们融入一体,他们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我也是。”瑟维扒开克利切的外衣,准备进一步深入,他们,本该如此。
瑟维从梦中惊醒,看着床单上污浊的液体,无奈地笑了笑。
我想得到克利切的一切,他的身体,他的心,可是我连他的人都找不到。
瑟维还是一日复一日地寻找克利切,直到无意间来到一家孤儿院,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哦!这是白沙街第一孤儿院,先生要进去看看吗?”引路的导游小姐热心地介绍这个孤儿院,有个好心的慈善家创办了它,里面收养了很多残疾的孩子,他真是一个大善人。
而瑟维看着他的背影出了神,想要接近,却握紧了双手,平静地回答道:“算了,我对慈善不感兴趣。”
离开了白沙街,这个陌生的城市,也许再也不会来了。他想,当初的玫瑰是不是已经枯萎了。
5.
“所以,你没去找他?”一个叫苏莫的男子从酒吧里找到已经喝得烂醉的瑟维,质问道。
瑟维楞了一下,捂住胸口,低头哽咽“我有什么办法?他不爱我,他离开了我。”是啊,他能变出完美的魔术,但在克利切面前,他的完美总是有破绽。
苏莫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他没想到瑟维对克利切爱得那么深。
“你又凭什么知道他不爱你,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为什么离开你,你连自己爱的人都不珍惜!”苏莫将瑟维拉出酒吧,打理了接下来发生的事。
6.
瑟维穿着一套笔直的西装来到孤儿院门前,这时的他有点拘谨,有点犹豫,藏在暗处的苏莫一直帮他打气,他深呼吸一口,走了进去。
当最后看见了他,感觉眼中有什么在徘徊,他想告诉克利切自己有多爱他,发现他不在的失望和找到他的兴奋。
到嘴边的,却是一声平常的“好久不见。”
当然,还有一个突入袭来的强吻。
【幕后】
瑟维询问苏莫,“话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帮我?”
“额,这有点难解释,大概是我怕我再写刀读者会把我打死,所以穿越到你的世界,还是...哎呀,我想起我还有稿子,我先走了啊!拜拜~”
“喂,等等!”瑟维想抓住苏莫,却抓了个空。
“话说你们一定要幸福啊!”这是苏莫最后的话。

【魔法少女皮尔森】第二话 话说女装大佬真的OK?

克利切 魔法少女篇2
作者:飤茶
+有ooc注意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one
1.
眼前是胖胖的夜莺小姐和我已成为魔法少女的事实,我能怎么办,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
2.
夜莺小姐告诉我,因为是我求生的渴望召唤了她,所以我能力带有希望特质。于是她交给我个手电筒和青蓝色的小球球,emmmmmmmm
3.
“这是能发出爱的七彩光线的魔法手电筒,当你用光线照射provost时,他会感受到爱,并停止行动。”夜莺小姐解释道。
所以,这和希望有毛关系?
“爱与希望是同在的。少年,试试举起手电筒。”
我把手电筒举起,顿时光芒四射,感觉身体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几秒钟后光芒消失,我发现自己穿着一套粉红色的蓬蓬裙,蕾丝花边,桃心图案,还散发着莫名的香气...
还是让我死了好...
3.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一位暗粽色风衣男子进来,看见我这副模样,退回门前,关上门,“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
还不如让我去死。
4.
“这是你的搭档,是个魔术师。”夜莺小姐介绍。
等等,为什么他不是魔法少女?
“因为他抢到了最后一个魔法师的名额。”夜莺一脸滑稽。
5.
魔术师向我走来,伸出右手示意:“你好,克利切,我叫瑟维·勒·罗伊。”
我回应了一下,发现他一直盯着我的裙摆,朝他尴尬笑了笑,他立即转移了目光。
“夜莺,其实魔法少女可以不用女装的吧。”他转向夜莺,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常。
这个人举动像上层社会的绅士,和我,格格不入。
6.
瑟维是一个出名的魔术师,也正是对魔术的热爱,他加入了魔法师。但他告诉我,他从不用魔法。
瑟维,你就是因此而生。曾经有个人告诉过他。
其实,魔术师和我一样,他是骗子,我是小偷,我们天生一对,这是后来夜莺告诉我的。
7.
“所以,明明可以不用女装?”我把夜莺抓住,大吼,完全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把这个脱了就行,不过女装挺好看的。”夜莺从我手中挣脱,悠哉悠哉飞出了窗外。
这下,空气变得尴尬,狭小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8.
我脱起麻烦的女装,发现够不着后面的拉链,瑟维主动帮我拉开,这下好了,里面没穿衣服。
“抱歉。”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歉意,克利切不应该这样。
是这奇怪的魔法少女影响了我,
还是...
9.
待我换好便服,夜莺再次出现,告诉我们城东区的马戏团出现了provost,让我们立刻出发。
我问道provost到底是什么时,夜莺回答我:“当对这个世界没有希望、没有爱,当绝望冲刺脑海,复仇的怒火烧焦心田,provost就会出现,带着绝望而来。而需要代表希望的我们来净化它。”而如果你们没有了希望,你们也会变成provost。后面的话夜莺没有告诉我,这是一个秘密。
10.
裘克是马戏团的小丑,他喜欢上人体蜘蛛秀的卡尔莱塔小姐,后来,卡尔莱塔离开了马戏团。
总让人哭泣的小丑是人们的噩梦,但又有谁知道他也会在幕后流泪。
“卡尔莱塔,等我赚够钱,我们就离开马戏团,去北边买一个木屋,我在外面放羊,你在家里织毛衣,好不?”
那一夜,卡尔莱塔的回答,他忘记了。
11.
马戏团一片混乱,provost布下结界让里面的人被折磨致死,逐渐有血液蔓出,而诡谲的欢快乐响起,匹诺曹掀开马戏团的幕帘,迎接我们的到来。
“要进去了。”瑟维发出指令,我们缓慢进入。
12.
这已是夜晚,艾玛小姐被嘈杂的音乐声吵得睡不着觉,便在床上无聊看书。
这本书是儿时父亲给她买的,即使读过这么多遍但还是十分有趣。
津津有味读书的她,没看见窗外闪过了一道黑影。
祝这一晚她平安吧。
【幕后】
克利切:瑟维,你肩上的这只鸽子有点眼熟,我是不是见过?
瑟维:你看错了,它从来没有离开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