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莫

你好,屏幕那边的人。

今天发生的两局,都是红蝶小姐姐,我也很无奈了Q_Q,小特的魅力消失了吗?还不如皮皮鳝?

《魔法少女皮尔森》第五话!本次主要讲述艾玛小姐躲避"杰克",并与两名魔法少女相遇的故事。奈布也终于杀青了!(好对不起这个小天使),本次瑟维和皮尔森因为时间线的问题并没有出镜。:D

ps.如果后面图糊了的话,私聊我一下,我重发-(-

我已经沦落到每次写完稿子还要通知催稿的读者已更新的过气写手了orn

【魔法少女皮尔森】第四话 我们的艾玛小姐遇到危险了,为什么欺诈还在床上睡觉,起来啊!

克利切 魔法少女篇4
作者:飤茶
+有ooc注意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我是克利切,一名小偷。
three
1.火焰在马戏团上方燃烧,仿佛是为它的存在作出最后的证明。一群白鸽在空中飞舞,绕了三圈后,一只只飞进了瑟维的帽子里。
最后一只鸽子叼着我的贝雷帽,它好像受伤了,飞得一撇一拐的,用最后力气躺在了瑟维的肩上。
瑟维接过帽子,递给了我。他看了一阵,说:"你还是戴帽子好看点。"
我想回答他,可就那一瞬间,他像一袋土豆那样倒在我身上,我这时才注意到,他的腰上有一道不浅的伤口。
周围不知何时起了浓雾,让我迷失方向。空气中带着丝丝血腥,最后我决定把瑟维带到我家。
毕竟,我不知道我还能去何方。
2.
我的家很小,开门就可以看见一张床。我把瑟维扶好在床上,脱去他的上衣,给他上药。
他的身材很好,肌肉分明、结实有力,我迟疑了一秒,继续上药。至于那只受伤的鸽子,我也带回来了,它翅膀有点骨折,已经包扎好,正在在阳台上睡觉。
幸好我因为本职原因,绷带消炎药等都有常备。我摘去瑟维的礼帽,他细心搭理的头发被我恶意地弄得乱乱糟糟,他的额头有点烫,我应该给他准备点退烧药。
他有着一张绅士的面孔,五官恰到好处,我相信没有女性会拒绝他的请求。我不知道为何,心脏跳得极快,头有点昏迷,身体正不由自主地干些奇怪的事。
寒风吹过,清醒了我的头脑。我的天,我在干什么!瑟维腿上可没有伤,我脱他裤子干什么?我大概真的需要冷静一下了。
克利切,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让你自己都觉得恶心。
3.
"克利切,跑快点,圆月舞会要开始了!"
我穿着一套红黑格子衬衫,衬衫上沾满了五颜六色的油漆,看起来十分滑稽。我正和一只戴礼帽的兔子在森林中赶路。礼帽兔竖起耳朵,时不时看着自己手中的金色怀表,又时不时转向我,催促我快点。
天色逐渐变黑,一轮饱满的圆月慢慢从西边升起。为了庆祝一个特殊的日子,巫师举办了满月舞会,邀请了森林所有的成员,包括我这个不出名的漆匠。
礼帽兔跑得飞快,转眼就不见了。兔子回头,生气地说:"太慢了!克利切,离舞会只有五分钟了!"说完,靠在一棵树上等我。
这真是个讨厌的兔子。
我依着一棵巨树休息完后准备继续赶路,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兔子洞,一脚摔了进去。
兔子洞很长,半空中的墙壁浮现出无数个钟表的图案,待我掉到洞底,所有钟表同时停止,又同时发出尖锐的金鸣声,几秒钟后,又全都消失了。
没有了钟表发出的幽光,洞底变得黑暗。我下意识打开挂在腰间的手电筒,白炽光照亮黑暗,让我不由得心安。
我发现我右边有个一人高的洞口,我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进去,毕竟我是克利切嘛,怎么会害怕呢?
我听见了哭声,闻声到达了一个有广场半个大的岩洞内,一个人蹲在岩洞的中央,我瞧着他,有点眼熟。
手电筒大概快没电了,光线越来越微弱。我靠近缓慢他,光线照在他的脸上。我看见的是,我自己的脸!
我敢肯定,这是我见过最诡异最恐怖的事情,在一个特殊的场合,遇见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甚至包括行为和举止。
我下意识退后几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他"突然抬头,视线明显穿过我到更远处,"他"亮出右手中的利刃,还没等我阻止,"他"极速地刺入自己的腹部。鲜血流淌在地上。
啪的一声,手电筒耗尽了最后的电量,我被黑暗包围,一时迷失了方向。
等我眼睛适应后,我发现,我正跪在地上,一把锋利的匕首正插在我的腹部......
强烈的缺氧窒息感使我摆脱了这如此怪诞的梦境,我想起身喝口水,发现四肢用不上劲。恐惧慢慢在我心中蔓延,它可以毫不留情地将我心脏捏碎。
这时,我转身发现睡在我身旁的瑟维,他呼吸均匀,应该是做了个好梦。渐渐地,一丝安全感散入全身,我重新获得了身体的主动权,不过这次我不想起身了,侧过身来,盯着瑟维。
我想起,我和瑟维相处的时间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但我并不排斥,甚至有点依赖。这短暂的安全感让我再次进入梦乡,不过这次,不会有可怕的噩梦。
4.
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瑟维醒了过来。腰部传来疼痛,却发现已经被精心包扎好了。
这四周他有点熟悉,应该是克利切的房子。他扭头看见克利切熟睡的脸,也证实了他的猜想。
克利切的五官都很普通,可结合在一起却显得无比自然,大概这就是他的魅力。不过他本人有点邋遢,审美也不是很高,但也很可爱。
瑟维吃力地转过身,面朝克利切,轻轻地亲吻了他的额头。
克利切,我向你承诺,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5.
当我醒来时,瑟维已经带着他的鸽子离开了,亏我还把他照顾这么好,给他留了大半个床位。
收拾好一切之后我发现桌上多了一张纸条:醒来后,来找我。——瑟维·勒·罗伊。后面还写了一大串地址,其实我一个都不知道。
我把纸条收进口袋里,离开了家。
外面的阳光极好,一场噩梦的坏心情和昨晚的浓雾一起消失了!
6.
不知不觉艾玛发现他们走到了浓雾中央,也真是奇怪,好端端的怎么一下子就起了这么大的雾。
"诶,杰克,还有多远呢?"艾玛问起走在前面的杰克,不知道是不是女生的第六感,她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杰克走在前面,一点也不慌张,甚至哼起了小歌。"快了,艾玛小姐。"杰克回头,对着艾玛笑到。
一道月光穿过雾层照在杰克的脸上,与他俊气的脸有点不协调。艾玛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眼前这个小孩,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正常人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
她感觉周围的雾气越来越冷,下意识右脚退后一步,预感有什么危险,即将发生。
"艾玛小姐,别跑,我朋友等着你呢。"在几秒钟之内,杰克又长高一些,变得英俊,变得年老,最后,在艾玛眼前居然是一具骷髅!
艾玛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晕倒了。
"杰克"哼着小调,他的左手是五根刀刃,上面沾有红褐色污渍,缓步靠近艾玛,看起来心情很高兴。
眼前出现的一切诡异事件,让艾玛突然想起三十年前轰动全国的连环杀人案件:"开膛手杰克"会在雾色笼罩之时,将迷途的少女杀死,并且取走她们的血液......
7.
马戏团上方的木块轰然坠落在距离莱雅只有一尺的地面。莱雅抱着小丑裘克的衣物痛哭,而一直站在她身旁边的鹿头人默默保护她不被坠落物砸到。
"我知道,我们必须有牺牲,"莱雅小姐说,"但,我心救是好痛,好痛。"她哭得越来越伤心,似乎要把一生的眼泪苦干。
这句话不知道她在对谁说,她旁边的鹿头人,还是她自己呢?
马戏团已经快被大火烧尽,莱雅和鹿头人只好匆匆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莱雅紧紧抱着小丑的衣物,她知道,他们一直欠着一个拥抱。
看着这一幕,鹿头人想起庄主说过,感情对于provost来说只是一种累赘。

To be continued...
【幕后】
艾玛床头的故事书叫《爱丽丝梦游仙境》,第一页写有一句话:
献给我最爱的女儿丽莎,祝贺她六岁生日快乐。——里奥
字迹有点潦草,有几个错别字,但每一笔仿佛都含有爱意。
书的背面有几页被大火烧去了,不知道内容。
【预告】
兔子维一最喜欢他的金怀表,看看这精细的做工,瞧瞧这金子的分量,这个稀世珍品不知道凝结了一个机械师多少的心血。

大家好,我是苏莫,拖更了这么久,真是很抱歉Q_Q,但是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是大家让魔法少女皮尔森这个梗更到现在!像我这种靠肥宅快乐水续命的人,有这么多人支持我,一直看我走到现在,真是太感谢了!
现在剧情要达到一个小高潮了,两位可爱的魔法少女要出现了,猜猜是谁吧!(无奖问答)
这是一个小型的剧透群,喜欢的话可以加入一起讨论剧情:茶水司,792606452

美好与悲惨是同在的。

【魔法少女皮尔森】第三话 貌似皮皮的帽子又被叼了,不过艾玛小姐今晚可能有点忙了。

克利切 魔法少女篇3
作者:飤茶
+有ooc注意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第一话http://caomeizi988.lofter.com/post/1efa8981_ee80dd5a
第二话http://caomeizi988.lofter.com/post/1efa8981_ee85585d
two
1.
“你在一旁看着就行。”瑟维把我推到一边。而我们已经进入了结界深处,到处充斥着尸体和血液,我还时不时犯恶心,瑟维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喂,我可是克利切啊,没什么会让克利切害怕的!想起这点我不由得心里舒坦了一会儿。
然后瑟维甩开了拉住他衣角的我,“害怕,就不要靠过来,雏鸟!”
魔法少女有个惯例,每个新人的外号都是雏鸟,貌似期限是十年......
2.
克利切,你知道当我听说你加入魔法少女时我的心情吗?我恨当初我没保护到你,所以,你不要来阻止我。
我至少,这次要护你周全。
你问我原因,等这次你我活下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
克利切,抱歉,我又在这里自言自语了。
3.
结界中央也就是马戏团的舞台,圆形的舞台被逐渐染红,若隐若现的音乐家演奏着欢快的交响乐,四周的灯光忽暗忽明,我用手电筒照射前方,希望给瑟维一些方向。
而瑟维却粗暴地把我固定在远处的观众席上,告诉我,这一切他都能解决。
瑟维不紧不慢地走向舞台中央,将黑礼帽握在手中,左手朝里面一挥,一只白鸽飞了出来,接着又一只,直到现场有十多只白鸽后,瑟维才停止了挥动。
鸽群在大厅内杂乱无序地飞着,一只莽撞的鸽子飞到我脸上,把我帽子叼走了。鸽子,真是世界上最讨厌的生物。
在瑟维身后的鸽子好像发现了异样,纷纷叫起警告他,一只白鸽想飞向瑟维,却被一道红光打断,重伤在地。
光线突然完全变暗,我连忙打开手电筒,却发现照射不到他。想行动,却被固定了位置,只好大声呼叫他,“瑟维,小心身后!”
瑟维好似听见了我的声音,猛地回头,结果被撞到在地。
鸽群嘈杂起来,和越来越欢快的音乐诡异地协调,我想去帮忙,可无能为力。
傻子瑟维,看看你干了什么!
4.
一个女士从我视线外走到我视线内,她婀娜多姿,举步间透露出老练和优雅。
“要不要些爆米花?”她坐下来问我。
我求她将我解开,她手法精练,居然解开了瑟维打的结。我立刻站起想去帮助瑟维,她却悠然地阻止了我。
她一只手挡在我面前,安抚我坐下,“好戏才刚刚开始呢。”她笑起,很漂亮,和这地狱格格不入。
我生气得想要反抗,直到她给我指向舞台的一个角落,瑟维不知道在那正在干什么。
随着一声巨响,舞台的灯被全部打开,provost的真正面目被暴露了出来。
这是小孩子的噩梦,他会拿着电锯逐一割去他们的希望,我没想到他是真正存在的——小丑裘克。
大约二十年前,我在一场报纸上看见一条关于马戏团火灾的新闻。这新闻远远没有“开膛手杰克”引人注意,所以渐渐被遗忘了。可没想到,城市越来越多的小孩做上了同一个噩梦,他们梦见一个拿着电锯的小丑,残忍地杀死了他、他的家人、他的朋友。城市一片混乱,在一个魔术师来到之后,才平静下来。
那个魔术师,难道就是瑟维?
不不不,不可能的,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瑟维当时还是个小孩子呢。
瑟维是去修理了电线,而在舞台上倒下的那个人,不知何时消失了。
5.
“嘿,我叫莱雅。”
“我叫克利切。”
“要点爆米花吗?”
“还挺好吃的。”
我貌似感觉到了背后的寒意。
瑟维停止盯我,因为舞台上的小丑已经注意到他。爆米花真好吃。
小丑将电锯启动,一个冲刺撞到瑟维身旁,离瑟维只有几尺的距离。瑟维没有慌张,右手一来就给了小丑一发子弹。
这丫可以带枪的啊。
这子弹貌似对provost有效,瑟维退后几步,又是几发,这下小丑真的被激怒了。
“话说莱雅小姐,你是谁?”
“哦,我是provost的随从而已。”莱雅平静地回答,离我靠近了几步。
我把手电筒握紧,她再靠近一步,我就把她交代在这里。
“呵,瞧你紧张的样子,姐姐又不会伤害你。”莱雅又笑了,“我只是觉得好玩而已,放心吧,我和他们不一样,”莱雅看向慢慢靠近的黑影,“我会保护你的。”
莱雅小姐回到原位,继续和我一起观看这场表演。
6.
等我赚够钱,我们就离开马戏团,去北边买一个木屋......
7.
瑟维巧妙地把provost引向舞台中央,接着舞台上居然出现了数个一模一样的瑟维,他们都拿着手枪,朝provost射去,而且都是真枪实弹。
provost最后招架不住倒下,瑟维来到他身旁,背对着我,让我看不见他做了什么。
但在瑟维回头的时候,结界开始减弱,provost和他的随从们渐渐变得透明,莱雅小姐无视我们跑到裘克的身边,她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跪在他面前,口中喃喃说着什么。
瑟维跑到来到我面前,拉住我的手,见我还没反应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抱紧我,“刚才,你是不是很担心我?”
我没有回答,也不想解释,随他离开了这里。
在终点我回头看见莱雅和小丑都消失了。莱雅小姐真的只是provost的随从吗?
8.
我会等你。
9.
音乐终于消失了,艾玛送了一口气,可以睡个好觉啦!这时却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艾玛小心地开门,迎来一个狼狈的小男孩。
“求求你,救救奈布!”
月光晒在阴暗的巷子里,奈布躺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弯月,希望杰克能快点找人帮他。
到头来,自己还挺信任他的嘛。奈布自嘲。他觉得自己有点困了,就睡着了。
【幕后】
克利切:瑟维,你不是说你不使用魔法吗?
瑟维:那叫魔术,魔术师变魔术怎么能叫魔法呢?

过气写手卖身:
50个赞开诈骗车
100个赞开新的诈骗连载,包甜文
200个赞开all社车(皮皮会打死我的)
欢迎私信点文(ฅ>ω<*ฅ)

【好久不见】瑟维的漫漫寻妻路(误),话说还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好久不见
作者:飤茶
cp向:瑟维x克利切(欺诈组)
有ooc注意
x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1.
我暗恋着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克利切,一个非常有趣的名字。
我叫瑟维·勒·罗伊,一个魔术师,克利切是我的助手。
2.
华丽的婚礼,香槟红酒把握在人们的手中,瑟维站在舞台中央,正表演着他最拿手的魔术。
一只调皮的白鸽从瑟维的手中变出,叼着束红玫瑰,飞到新娘的肩头。克利切在嘉宾座看着表演,不时还欢呼几声,这是他和瑟维一起设计的魔术,不过还是特别有趣。
伴娘端着一个开着的红盒子走来,里面是一名为“永恒之海”的蓝宝石吊坠,它是新娘的嫁妆。
“永恒之海”如其名,有海一般蔚蓝、神秘和美丽,这是一个美好的祝福,祝福这对婚姻永恒并美好。
瑟维接过吊坠,慎重地戴在新娘的脖子上,新娘高兴地吻了他的脸颊。
新郎缓缓走来,牵起新娘白皙的右手,婚礼即将达到高潮。
誓言,玫瑰,红酒,蛋糕,是一首婚礼进行曲,一首爱的赞歌!
新娘红着脸,她刚刚接受了新郎热情的吻,她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坠,但“永恒之海”不见了!
新娘尖叫一声倒地,婚礼一片混乱,瑟维和克利切趁乱逃出,他们又一次成功,这场闹剧在他们心中像胜利的乐章。
3.
“我决定收手。”
“永恒之海”在黑市上卖出了个好价钱,够他们逍遥一阵子,瑟维抱着一捧玫瑰,敲开克利切的门,准备向他表示心意。
啊,克利切!我的天使,我的良药,如果没有你,我无法在这个世界生存。
他没想到,克利切已经搬出了他为他准备的公寓,只留下一张卡片,空空荡荡,像这场没有结果的暗恋。
克利切就这样人间蒸发了,瑟维搬进了克利切的公寓,希望哪天他能回来看一看。
4.
“瑟维,我爱你。”克利切情不自主地吻着瑟维,他们融入一体,他们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我也是。”瑟维扒开克利切的外衣,准备进一步深入,他们,本该如此。
瑟维从梦中惊醒,看着床单上污浊的液体,无奈地笑了笑。
我想得到克利切的一切,他的身体,他的心,可是我连他的人都找不到。
瑟维还是一日复一日地寻找克利切,直到无意间来到一家孤儿院,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哦!这是白沙街第一孤儿院,先生要进去看看吗?”引路的导游小姐热心地介绍这个孤儿院,有个好心的慈善家创办了它,里面收养了很多残疾的孩子,他真是一个大善人。
而瑟维看着他的背影出了神,想要接近,却握紧了双手,平静地回答道:“算了,我对慈善不感兴趣。”
离开了白沙街,这个陌生的城市,也许再也不会来了。他想,当初的玫瑰是不是已经枯萎了。
5.
“所以,你没去找他?”一个叫苏莫的男子从酒吧里找到已经喝得烂醉的瑟维,质问道。
瑟维楞了一下,捂住胸口,低头哽咽“我有什么办法?他不爱我,他离开了我。”是啊,他能变出完美的魔术,但在克利切面前,他的完美总是有破绽。
苏莫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他没想到瑟维对克利切爱得那么深。
“你又凭什么知道他不爱你,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为什么离开你,你连自己爱的人都不珍惜!”苏莫将瑟维拉出酒吧,打理了接下来发生的事。
6.
瑟维穿着一套笔直的西装来到孤儿院门前,这时的他有点拘谨,有点犹豫,藏在暗处的苏莫一直帮他打气,他深呼吸一口,走了进去。
当最后看见了他,感觉眼中有什么在徘徊,他想告诉克利切自己有多爱他,发现他不在的失望和找到他的兴奋。
到嘴边的,却是一声平常的“好久不见。”
当然,还有一个突入袭来的强吻。
【幕后】
瑟维询问苏莫,“话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帮我?”
“额,这有点难解释,大概是我怕我再写刀读者会把我打死,所以穿越到你的世界,还是...哎呀,我想起我还有稿子,我先走了啊!拜拜~”
“喂,等等!”瑟维想抓住苏莫,却抓了个空。
“话说你们一定要幸福啊!”这是苏莫最后的话。

【魔法少女皮尔森】第二话 话说女装大佬真的OK?

克利切 魔法少女篇2
作者:飤茶
+有ooc注意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one
1.
眼前是胖胖的夜莺小姐和我已成为魔法少女的事实,我能怎么办,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
2.
夜莺小姐告诉我,因为是我求生的渴望召唤了她,所以我能力带有希望特质。于是她交给我个手电筒和青蓝色的小球球,emmmmmmmm
3.
“这是能发出爱的七彩光线的魔法手电筒,当你用光线照射provost时,他会感受到爱,并停止行动。”夜莺小姐解释道。
所以,这和希望有毛关系?
“爱与希望是同在的。少年,试试举起手电筒。”
我把手电筒举起,顿时光芒四射,感觉身体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几秒钟后光芒消失,我发现自己穿着一套粉红色的蓬蓬裙,蕾丝花边,桃心图案,还散发着莫名的香气...
还是让我死了好...
3.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一位暗粽色风衣男子进来,看见我这副模样,退回门前,关上门,“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
还不如让我去死。
4.
“这是你的搭档,是个魔术师。”夜莺小姐介绍。
等等,为什么他不是魔法少女?
“因为他抢到了最后一个魔法师的名额。”夜莺一脸滑稽。
5.
魔术师向我走来,伸出右手示意:“你好,克利切,我叫瑟维·勒·罗伊。”
我回应了一下,发现他一直盯着我的裙摆,朝他尴尬笑了笑,他立即转移了目光。
“夜莺,其实魔法少女可以不用女装的吧。”他转向夜莺,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常。
这个人举动像上层社会的绅士,和我,格格不入。
6.
瑟维是一个出名的魔术师,也正是对魔术的热爱,他加入了魔法师。但他告诉我,他从不用魔法。
瑟维,你就是因此而生。曾经有个人告诉过他。
其实,魔术师和我一样,他是骗子,我是小偷,我们天生一对,这是后来夜莺告诉我的。
7.
“所以,明明可以不用女装?”我把夜莺抓住,大吼,完全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把这个脱了就行,不过女装挺好看的。”夜莺从我手中挣脱,悠哉悠哉飞出了窗外。
这下,空气变得尴尬,狭小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8.
我脱起麻烦的女装,发现够不着后面的拉链,瑟维主动帮我拉开,这下好了,里面没穿衣服。
“抱歉。”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歉意,克利切不应该这样。
是这奇怪的魔法少女影响了我,
还是...
9.
待我换好便服,夜莺再次出现,告诉我们城东区的马戏团出现了provost,让我们立刻出发。
我问道provost到底是什么时,夜莺回答我:“当对这个世界没有希望、没有爱,当绝望冲刺脑海,复仇的怒火烧焦心田,provost就会出现,带着绝望而来。而需要代表希望的我们来净化它。”而如果你们没有了希望,你们也会变成provost。后面的话夜莺没有告诉我,这是一个秘密。
10.
裘克是马戏团的小丑,他喜欢上人体蜘蛛秀的卡尔莱塔小姐,后来,卡尔莱塔离开了马戏团。
总让人哭泣的小丑是人们的噩梦,但又有谁知道他也会在幕后流泪。
“卡尔莱塔,等我赚够钱,我们就离开马戏团,去北边买一个木屋,我在外面放羊,你在家里织毛衣,好不?”
那一夜,卡尔莱塔的回答,他忘记了。
11.
马戏团一片混乱,provost布下结界让里面的人被折磨致死,逐渐有血液蔓出,而诡谲的欢快乐响起,匹诺曹掀开马戏团的幕帘,迎接我们的到来。
“要进去了。”瑟维发出指令,我们缓慢进入。
12.
这已是夜晚,艾玛小姐被嘈杂的音乐声吵得睡不着觉,便在床上无聊看书。
这本书是儿时父亲给她买的,即使读过这么多遍但还是十分有趣。
津津有味读书的她,没看见窗外闪过了一道黑影。
祝这一晚她平安吧。
【幕后】
克利切:瑟维,你肩上的这只鸽子有点眼熟,我是不是见过?
瑟维:你看错了,它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我叫美智子,也叫红蝶,我在等一个人,可能再也等不到了。
——孤独婚礼
.
.
.
.
.
.
亲爱的红蝶小姐,你需要皮尔森先生的360°柔光之美。
啪——

【茶】红蝶同人 红叶落蝶(一)

作者:飤茶
x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ooc有,由于官方给的信息不足,算是平行宇宙吧。
-zero
她在无助中徘徊,一只红色蝴蝶从她眼中飞过,仿佛一切,就是一场可怕的噩梦,醒过来就好了。可是,她用手抓住那只蝴蝶,慢慢捏碎,磷粉粘满了她的手。
-one
季夏的风缓缓吹过艺坊,美智子和叶子在后院里晾晒衣物。今天的天气挺好,这些衣服很快就晒晾吧!美智子心里乐滋滋的,妈妈要发月金了,又可以买新的衣服了。前几天她在源织坊看上一件红纹黑底和服。
不过,最近有点囊中羞涩,自己的私房钱加上一些客人给的赏金,还远远不够,美智子用力捏紧衣服,一不小心把衣服拉在地上。
“哎呀,美智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一旁的叶子麻利地捡起衣物,“看来要重洗了,下次小心点,要是让妈妈看见,没你好果子吃!”
美智子口上说着歉意,可是心里偏偏有点不甘心,看着叶子身上穿金戴银的,还不是前几天被一个大少爷包了,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运气啊,这样就不用每天愁吃愁穿的了。
这时一阵大风吹过,把一张手帕吹起在空中,美智子去追,不小心碰倒了衣服,又不小心撞倒了晾衣架,还不幸地扑倒了前来检查的妈妈桑。
手帕还是继续若无其事地飘着,美智子看着妈妈满脸的黑线,赶紧把手缩回去,给妈妈行礼。
-two
美智子以为这已经是很不幸了,可还有更不幸的。
手帕最后落在一个男子的手中,那男主衣冠华丽,气势不凡,一看就是惹不起的主。
妈妈看美智子又闯祸了,伸手要打,手还未落,却被那男子叫停,“我看,就她了。”男主指着一旁的美智子。妈妈听到后脸上立即转怒为喜,连忙拉住美智子的手,不停地夸着她,把她带到梳妆室,叫其他姐妹给她画上了美美的妆。
美智子从其他姐妹口中得知,这个男主叫竹野平枳,是京都盐商竹野西的二儿子,一个被宠过头的纨绔子弟,这次他来选一个艺伎表演,准备给父亲祝寿,不过不知脑袋抽了哪根筋,选了美智子这个没名气的丫头。
美智子迷迷糊糊地被拉上马车,直到看见竹野府的大门,才明白了一个事实:她碰到金主了,有钱赚,可以买新衣服了。
看着华丽的府邸,美智子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不会是在做梦吧!
-three
美智子发现,她的确是在做梦,还是噩梦。
她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房间阴暗狭小,没有光,她就一直在里面被关了三天。直到二少爷叫她,她才被下人领了出来。
她长发乱披、衣冠不整,活生生地像个乞丐,二少爷轻蔑地侧看她,叫下人给她吃了些东西,洗了各澡。
待一切完毕后,二少爷告诉她,他父亲最喜欢看美人在火炭上跳舞,而他又是最怜香惜玉的人,于是就选了她来当那个舞女。
她想逃,可二少爷告诉她,在艺坊里早就把她买下来了,她逃,又逃到哪呢?
所以,她不过是买来的一个玩物罢了,用完了,就可以丢掉了。
-four
接下来几天,二少爷待美智子也不错,吩咐她每天都要在他面前练舞,保证没有差错,起初美智子还拍得频频出错,后来二少爷叫下人拿来荆条,每错一个动作,就抽一下,美智子也越来越听话,跳出来的舞也可以让二少爷满意了。
而竹野西的寿辰在深秋,时间已经不早了,美智子看着身上血淋淋的伤痕,抱着自己的双腿在小黑屋里抽泣。
“姐姐,你还好吗?”小黑屋外面传来有人的声音,美智子惊起,警惕地开门,门外是一个外貌可爱的男孩,美智子认得他,是厨娘的儿子,叫阿丘,偶尔见面的时还会给她送上小花。
阿丘用手帕擦干美智子的眼泪,给她递上一朵小红花,“美智子姐姐不要伤心了,姐姐你是最漂亮的。”然后顿了顿,“姐姐,我长大后娶你好不好?”
美智子收过了小花,这一时被阿丘逗乐了,亲切地摸着阿丘的头,“等阿丘长大后,姐姐就老了,不漂亮了,那你还会喜欢那个丑姐姐吗?”
“会的,不管姐姐怎么样,阿丘都喜欢。”阿丘没有犹豫,他说的话融进美智子的心,仿佛像一道光,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在意着自己。但是,秋天过后,他们还会相见吗?
-five
仲秋枫染成血红,美智子在枫树之下练舞,她的舞技已精湛,如同一只翩翩的蝴蝶,随时融入枫叶之中,马上就会消失不见。用纸扇遮住口鼻,赤脚踏在落叶上,手中白扇一挥,千百片枫叶纷纷落下。旁边的二少爷看入了迷,站起想抱住美智子,却又坐下,继续看着美智子起舞,这不过是个艺伎而已。
“既然你舞技已如此不错,那明天就改在火炭上练习吧。”二少爷转身,离去。
美智子一听,手中的折扇落在地上,眼泪染上了枫叶,点上了一点红。
晚上,阿丘来找她,却被二少爷撞个正着,原来二少爷是专门来试探美智子的。
阿丘被二少爷抓住了,直到白天美智子也没看见他。
-six
烧红的炭块滚烫,美智子赤脚走在上面,身上逐渐被烫出了伤印,她不敢出错,因为一个动作不对,守在一边的下人就会用荆条狠狠地抽打她。
二少爷在一旁若无其事地喝茶,美智子不小心出错,他眉头皱起,从下人手中拿起荆条,狠狠地打在她的身上。当然是不会打脸的,这样就毁了这漂亮的脸蛋了,不过,衣服可以遮住身体,只要不打死就好。
美智子一舞下去,在小黑屋里躺了几日,期间除了给她送吃的,没有人来看望她,阿丘也不在了,她感觉胸口阵阵地痛。
她想念自己在艺坊的日子,想念那个天真的自己。
不过,等她伤好起来,竹野西的寿辰也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