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莫

你好,屏幕那边的人。

【魔法少女皮尔森】第四话 我们的艾玛小姐遇到危险了,为什么欺诈还在床上睡觉,起来啊!

克利切 魔法少女篇4
作者:飤茶
+有ooc注意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我是克利切,一名小偷。
three
1.火焰在马戏团上方燃烧,仿佛是为它的存在作出最后的证明。一群白鸽在空中飞舞,绕了三圈后,一只只飞进了瑟维的帽子里。
最后一只鸽子叼着我的贝雷帽,它好像受伤了,飞得一撇一拐的,用最后力气躺在了瑟维的肩上。
瑟维接过帽子,递给了我。他看了一阵,说:"你还是戴帽子好看点。"
我想回答他,可就那一瞬间,他像一袋土豆那样倒在我身上,我这时才注意到,他的腰上有一道不浅的伤口。
周围不知何时起了浓雾,让我迷失方向。空气中带着丝丝血腥,最后我决定把瑟维带到我家。
毕竟,我不知道我还能去何方。
2.
我的家很小,开门就可以看见一张床。我把瑟维扶好在床上,脱去他的上衣,给他上药。
他的身材很好,肌肉分明、结实有力,我迟疑了一秒,继续上药。至于那只受伤的鸽子,我也带回来了,它翅膀有点骨折,已经包扎好,正在在阳台上睡觉。
幸好我因为本职原因,绷带消炎药等都有常备。我摘去瑟维的礼帽,他细心搭理的头发被我恶意地弄得乱乱糟糟,他的额头有点烫,我应该给他准备点退烧药。
他有着一张绅士的面孔,五官恰到好处,我相信没有女性会拒绝他的请求。我不知道为何,心脏跳得极快,头有点昏迷,身体正不由自主地干些奇怪的事。
寒风吹过,清醒了我的头脑。我的天,我在干什么!瑟维腿上可没有伤,我脱他裤子干什么?我大概真的需要冷静一下了。
克利切,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让你自己都觉得恶心。
3.
"克利切,跑快点,圆月舞会要开始了!"
我穿着一套红黑格子衬衫,衬衫上沾满了五颜六色的油漆,看起来十分滑稽。我正和一只戴礼帽的兔子在森林中赶路。礼帽兔竖起耳朵,时不时看着自己手中的金色怀表,又时不时转向我,催促我快点。
天色逐渐变黑,一轮饱满的圆月慢慢从西边升起。为了庆祝一个特殊的日子,巫师举办了满月舞会,邀请了森林所有的成员,包括我这个不出名的漆匠。
礼帽兔跑得飞快,转眼就不见了。兔子回头,生气地说:"太慢了!克利切,离舞会只有五分钟了!"说完,靠在一棵树上等我。
这真是个讨厌的兔子。
我依着一棵巨树休息完后准备继续赶路,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兔子洞,一脚摔了进去。
兔子洞很长,半空中的墙壁浮现出无数个钟表的图案,待我掉到洞底,所有钟表同时停止,又同时发出尖锐的金鸣声,几秒钟后,又全都消失了。
没有了钟表发出的幽光,洞底变得黑暗。我下意识打开挂在腰间的手电筒,白炽光照亮黑暗,让我不由得心安。
我发现我右边有个一人高的洞口,我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进去,毕竟我是克利切嘛,怎么会害怕呢?
我听见了哭声,闻声到达了一个有广场半个大的岩洞内,一个人蹲在岩洞的中央,我瞧着他,有点眼熟。
手电筒大概快没电了,光线越来越微弱。我靠近缓慢他,光线照在他的脸上。我看见的是,我自己的脸!
我敢肯定,这是我见过最诡异最恐怖的事情,在一个特殊的场合,遇见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甚至包括行为和举止。
我下意识退后几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他"突然抬头,视线明显穿过我到更远处,"他"亮出右手中的利刃,还没等我阻止,"他"极速地刺入自己的腹部。鲜血流淌在地上。
啪的一声,手电筒耗尽了最后的电量,我被黑暗包围,一时迷失了方向。
等我眼睛适应后,我发现,我正跪在地上,一把锋利的匕首正插在我的腹部......
强烈的缺氧窒息感使我摆脱了这如此怪诞的梦境,我想起身喝口水,发现四肢用不上劲。恐惧慢慢在我心中蔓延,它可以毫不留情地将我心脏捏碎。
这时,我转身发现睡在我身旁的瑟维,他呼吸均匀,应该是做了个好梦。渐渐地,一丝安全感散入全身,我重新获得了身体的主动权,不过这次我不想起身了,侧过身来,盯着瑟维。
我想起,我和瑟维相处的时间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但我并不排斥,甚至有点依赖。这短暂的安全感让我再次进入梦乡,不过这次,不会有可怕的噩梦。
4.
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瑟维醒了过来。腰部传来疼痛,却发现已经被精心包扎好了。
这四周他有点熟悉,应该是克利切的房子。他扭头看见克利切熟睡的脸,也证实了他的猜想。
克利切的五官都很普通,可结合在一起却显得无比自然,大概这就是他的魅力。不过他本人有点邋遢,审美也不是很高,但也很可爱。
瑟维吃力地转过身,面朝克利切,轻轻地亲吻了他的额头。
克利切,我向你承诺,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5.
当我醒来时,瑟维已经带着他的鸽子离开了,亏我还把他照顾这么好,给他留了大半个床位。
收拾好一切之后我发现桌上多了一张纸条:醒来后,来找我。——瑟维·勒·罗伊。后面还写了一大串地址,其实我一个都不知道。
我把纸条收进口袋里,离开了家。
外面的阳光极好,一场噩梦的坏心情和昨晚的浓雾一起消失了!
6.
不知不觉艾玛发现他们走到了浓雾中央,也真是奇怪,好端端的怎么一下子就起了这么大的雾。
"诶,杰克,还有多远呢?"艾玛问起走在前面的杰克,不知道是不是女生的第六感,她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杰克走在前面,一点也不慌张,甚至哼起了小歌。"快了,艾玛小姐。"杰克回头,对着艾玛笑到。
一道月光穿过雾层照在杰克的脸上,与他俊气的脸有点不协调。艾玛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眼前这个小孩,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正常人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
她感觉周围的雾气越来越冷,下意识右脚退后一步,预感有什么危险,即将发生。
"艾玛小姐,别跑,我朋友等着你呢。"在几秒钟之内,杰克又长高一些,变得英俊,变得年老,最后,在艾玛眼前居然是一具骷髅!
艾玛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晕倒了。
"杰克"哼着小调,他的左手是五根刀刃,上面沾有红褐色污渍,缓步靠近艾玛,看起来心情很高兴。
眼前出现的一切诡异事件,让艾玛突然想起三十年前轰动全国的连环杀人案件:"开膛手杰克"会在雾色笼罩之时,将迷途的少女杀死,并且取走她们的血液......
7.
马戏团上方的木块轰然坠落在距离莱雅只有一尺的地面。莱雅抱着小丑裘克的衣物痛哭,而一直站在她身旁边的鹿头人默默保护她不被坠落物砸到。
"我知道,我们必须有牺牲,"莱雅小姐说,"但,我心救是好痛,好痛。"她哭得越来越伤心,似乎要把一生的眼泪苦干。
这句话不知道她在对谁说,她旁边的鹿头人,还是她自己呢?
马戏团已经快被大火烧尽,莱雅和鹿头人只好匆匆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莱雅紧紧抱着小丑的衣物,她知道,他们一直欠着一个拥抱。
看着这一幕,鹿头人想起庄主说过,感情对于provost来说只是一种累赘。

To be continued...
【幕后】
艾玛床头的故事书叫《爱丽丝梦游仙境》,第一页写有一句话:
献给我最爱的女儿丽莎,祝贺她六岁生日快乐。——里奥
字迹有点潦草,有几个错别字,但每一笔仿佛都含有爱意。
书的背面有几页被大火烧去了,不知道内容。
【预告】
兔子维一最喜欢他的金怀表,看看这精细的做工,瞧瞧这金子的分量,这个稀世珍品不知道凝结了一个机械师多少的心血。

大家好,我是苏莫,拖更了这么久,真是很抱歉Q_Q,但是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是大家让魔法少女皮尔森这个梗更到现在!像我这种靠肥宅快乐水续命的人,有这么多人支持我,一直看我走到现在,真是太感谢了!
现在剧情要达到一个小高潮了,两位可爱的魔法少女要出现了,猜猜是谁吧!(无奖问答)
这是一个小型的剧透群,喜欢的话可以加入一起讨论剧情:茶水司,792606452

【魔法少女皮尔森】第三话 貌似皮皮的帽子又被叼了,不过艾玛小姐今晚可能有点忙了。

克利切 魔法少女篇3
作者:飤茶
+有ooc注意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第一话http://caomeizi988.lofter.com/post/1efa8981_ee80dd5a
第二话http://caomeizi988.lofter.com/post/1efa8981_ee85585d
two
1.
“你在一旁看着就行。”瑟维把我推到一边。而我们已经进入了结界深处,到处充斥着尸体和血液,我还时不时犯恶心,瑟维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喂,我可是克利切啊,没什么会让克利切害怕的!想起这点我不由得心里舒坦了一会儿。
然后瑟维甩开了拉住他衣角的我,“害怕,就不要靠过来,雏鸟!”
魔法少女有个惯例,每个新人的外号都是雏鸟,貌似期限是十年......
2.
克利切,你知道当我听说你加入魔法少女时我的心情吗?我恨当初我没保护到你,所以,你不要来阻止我。
我至少,这次要护你周全。
你问我原因,等这次你我活下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
克利切,抱歉,我又在这里自言自语了。
3.
结界中央也就是马戏团的舞台,圆形的舞台被逐渐染红,若隐若现的音乐家演奏着欢快的交响乐,四周的灯光忽暗忽明,我用手电筒照射前方,希望给瑟维一些方向。
而瑟维却粗暴地把我固定在远处的观众席上,告诉我,这一切他都能解决。
瑟维不紧不慢地走向舞台中央,将黑礼帽握在手中,左手朝里面一挥,一只白鸽飞了出来,接着又一只,直到现场有十多只白鸽后,瑟维才停止了挥动。
鸽群在大厅内杂乱无序地飞着,一只莽撞的鸽子飞到我脸上,把我帽子叼走了。鸽子,真是世界上最讨厌的生物。
在瑟维身后的鸽子好像发现了异样,纷纷叫起警告他,一只白鸽想飞向瑟维,却被一道红光打断,重伤在地。
光线突然完全变暗,我连忙打开手电筒,却发现照射不到他。想行动,却被固定了位置,只好大声呼叫他,“瑟维,小心身后!”
瑟维好似听见了我的声音,猛地回头,结果被撞到在地。
鸽群嘈杂起来,和越来越欢快的音乐诡异地协调,我想去帮忙,可无能为力。
傻子瑟维,看看你干了什么!
4.
一个女士从我视线外走到我视线内,她婀娜多姿,举步间透露出老练和优雅。
“要不要些爆米花?”她坐下来问我。
我求她将我解开,她手法精练,居然解开了瑟维打的结。我立刻站起想去帮助瑟维,她却悠然地阻止了我。
她一只手挡在我面前,安抚我坐下,“好戏才刚刚开始呢。”她笑起,很漂亮,和这地狱格格不入。
我生气得想要反抗,直到她给我指向舞台的一个角落,瑟维不知道在那正在干什么。
随着一声巨响,舞台的灯被全部打开,provost的真正面目被暴露了出来。
这是小孩子的噩梦,他会拿着电锯逐一割去他们的希望,我没想到他是真正存在的——小丑裘克。
大约二十年前,我在一场报纸上看见一条关于马戏团火灾的新闻。这新闻远远没有“开膛手杰克”引人注意,所以渐渐被遗忘了。可没想到,城市越来越多的小孩做上了同一个噩梦,他们梦见一个拿着电锯的小丑,残忍地杀死了他、他的家人、他的朋友。城市一片混乱,在一个魔术师来到之后,才平静下来。
那个魔术师,难道就是瑟维?
不不不,不可能的,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瑟维当时还是个小孩子呢。
瑟维是去修理了电线,而在舞台上倒下的那个人,不知何时消失了。
5.
“嘿,我叫莱雅。”
“我叫克利切。”
“要点爆米花吗?”
“还挺好吃的。”
我貌似感觉到了背后的寒意。
瑟维停止盯我,因为舞台上的小丑已经注意到他。爆米花真好吃。
小丑将电锯启动,一个冲刺撞到瑟维身旁,离瑟维只有几尺的距离。瑟维没有慌张,右手一来就给了小丑一发子弹。
这丫可以带枪的啊。
这子弹貌似对provost有效,瑟维退后几步,又是几发,这下小丑真的被激怒了。
“话说莱雅小姐,你是谁?”
“哦,我是provost的随从而已。”莱雅平静地回答,离我靠近了几步。
我把手电筒握紧,她再靠近一步,我就把她交代在这里。
“呵,瞧你紧张的样子,姐姐又不会伤害你。”莱雅又笑了,“我只是觉得好玩而已,放心吧,我和他们不一样,”莱雅看向慢慢靠近的黑影,“我会保护你的。”
莱雅小姐回到原位,继续和我一起观看这场表演。
6.
等我赚够钱,我们就离开马戏团,去北边买一个木屋......
7.
瑟维巧妙地把provost引向舞台中央,接着舞台上居然出现了数个一模一样的瑟维,他们都拿着手枪,朝provost射去,而且都是真枪实弹。
provost最后招架不住倒下,瑟维来到他身旁,背对着我,让我看不见他做了什么。
但在瑟维回头的时候,结界开始减弱,provost和他的随从们渐渐变得透明,莱雅小姐无视我们跑到裘克的身边,她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跪在他面前,口中喃喃说着什么。
瑟维跑到来到我面前,拉住我的手,见我还没反应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抱紧我,“刚才,你是不是很担心我?”
我没有回答,也不想解释,随他离开了这里。
在终点我回头看见莱雅和小丑都消失了。莱雅小姐真的只是provost的随从吗?
8.
我会等你。
9.
音乐终于消失了,艾玛送了一口气,可以睡个好觉啦!这时却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艾玛小心地开门,迎来一个狼狈的小男孩。
“求求你,救救奈布!”
月光晒在阴暗的巷子里,奈布躺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弯月,希望杰克能快点找人帮他。
到头来,自己还挺信任他的嘛。奈布自嘲。他觉得自己有点困了,就睡着了。
【幕后】
克利切:瑟维,你不是说你不使用魔法吗?
瑟维:那叫魔术,魔术师变魔术怎么能叫魔法呢?

过气写手卖身:
50个赞开诈骗车
100个赞开新的诈骗连载,包甜文
200个赞开all社车(皮皮会打死我的)
欢迎私信点文(ฅ>ω<*ฅ)

【魔法少女皮尔森】第二话 话说女装大佬真的OK?

克利切 魔法少女篇2
作者:飤茶
+有ooc注意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one
1.
眼前是胖胖的夜莺小姐和我已成为魔法少女的事实,我能怎么办,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
2.
夜莺小姐告诉我,因为是我求生的渴望召唤了她,所以我能力带有希望特质。于是她交给我个手电筒和青蓝色的小球球,emmmmmmmm
3.
“这是能发出爱的七彩光线的魔法手电筒,当你用光线照射provost时,他会感受到爱,并停止行动。”夜莺小姐解释道。
所以,这和希望有毛关系?
“爱与希望是同在的。少年,试试举起手电筒。”
我把手电筒举起,顿时光芒四射,感觉身体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几秒钟后光芒消失,我发现自己穿着一套粉红色的蓬蓬裙,蕾丝花边,桃心图案,还散发着莫名的香气...
还是让我死了好...
3.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一位暗粽色风衣男子进来,看见我这副模样,退回门前,关上门,“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
还不如让我去死。
4.
“这是你的搭档,是个魔术师。”夜莺小姐介绍。
等等,为什么他不是魔法少女?
“因为他抢到了最后一个魔法师的名额。”夜莺一脸滑稽。
5.
魔术师向我走来,伸出右手示意:“你好,克利切,我叫瑟维·勒·罗伊。”
我回应了一下,发现他一直盯着我的裙摆,朝他尴尬笑了笑,他立即转移了目光。
“夜莺,其实魔法少女可以不用女装的吧。”他转向夜莺,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常。
这个人举动像上层社会的绅士,和我,格格不入。
6.
瑟维是一个出名的魔术师,也正是对魔术的热爱,他加入了魔法师。但他告诉我,他从不用魔法。
瑟维,你就是因此而生。曾经有个人告诉过他。
其实,魔术师和我一样,他是骗子,我是小偷,我们天生一对,这是后来夜莺告诉我的。
7.
“所以,明明可以不用女装?”我把夜莺抓住,大吼,完全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把这个脱了就行,不过女装挺好看的。”夜莺从我手中挣脱,悠哉悠哉飞出了窗外。
这下,空气变得尴尬,狭小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8.
我脱起麻烦的女装,发现够不着后面的拉链,瑟维主动帮我拉开,这下好了,里面没穿衣服。
“抱歉。”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歉意,克利切不应该这样。
是这奇怪的魔法少女影响了我,
还是...
9.
待我换好便服,夜莺再次出现,告诉我们城东区的马戏团出现了provost,让我们立刻出发。
我问道provost到底是什么时,夜莺回答我:“当对这个世界没有希望、没有爱,当绝望冲刺脑海,复仇的怒火烧焦心田,provost就会出现,带着绝望而来。而需要代表希望的我们来净化它。”而如果你们没有了希望,你们也会变成provost。后面的话夜莺没有告诉我,这是一个秘密。
10.
裘克是马戏团的小丑,他喜欢上人体蜘蛛秀的卡尔莱塔小姐,后来,卡尔莱塔离开了马戏团。
总让人哭泣的小丑是人们的噩梦,但又有谁知道他也会在幕后流泪。
“卡尔莱塔,等我赚够钱,我们就离开马戏团,去北边买一个木屋,我在外面放羊,你在家里织毛衣,好不?”
那一夜,卡尔莱塔的回答,他忘记了。
11.
马戏团一片混乱,provost布下结界让里面的人被折磨致死,逐渐有血液蔓出,而诡谲的欢快乐响起,匹诺曹掀开马戏团的幕帘,迎接我们的到来。
“要进去了。”瑟维发出指令,我们缓慢进入。
12.
这已是夜晚,艾玛小姐被嘈杂的音乐声吵得睡不着觉,便在床上无聊看书。
这本书是儿时父亲给她买的,即使读过这么多遍但还是十分有趣。
津津有味读书的她,没看见窗外闪过了一道黑影。
祝这一晚她平安吧。
【幕后】
克利切:瑟维,你肩上的这只鸽子有点眼熟,我是不是见过?
瑟维:你看错了,它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魔法少女皮尔森 】第一话

克利切 魔法少女篇
作者:飤茶
x有ooc注意
x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zero
1.
我讨厌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讨厌我。
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2.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克利切·皮尔森,是个小偷。你一定觉得很恶心吧,毕竟小偷这个职业可堪比下水道里的老鼠。
但是,也因为这个原因,我可以有办法得到足够的钱,去买花。
3.
艾玛小姐的花店就在小巷拐角处,她就是我的阳光,我每周都会在她那里买上一朵花,有什么我就买什么。
非洲菊、野蔷薇、月见草、郁金香,可是我还是最喜欢白玫瑰,因为那是她送我的第一朵花。
4.
那天我偷了一个有权富人的钱,真是可笑,有钱人怎么会去妓院,于是我就趁他不注意顺手牵羊了一把。
可还是不小心暴露了,原因是有只鸽子把我帽子叼走了,鸽子这样的生物真是讨厌。
5.
他们抓住我,殴打我,把我一只眼睛弄瞎了,他们看我像一只蝼蚁,他们把我送进了监狱。
监狱什么的,本来就是为越狱准备的嘛!
不过瞎的眼睛要按只义眼,让我很心疼。
6.
一次巧合我又来到了那只小巷,在我被殴打的地方放着一朵白玫瑰,今天如此,往天也如此。
大概是看我出来了,就再也没有玫瑰放在那里了。
艾玛小姐种的玫瑰,真是美丽。
7.
我下定决心在艾玛小姐下班的时候向她表白,没有人会拒绝克利切先生的。
只是在路上我遇见了那被我偷钱的富人,他又抓住了我,不过没有送我去监狱,大概是觉得监狱管不了我吧。
呵,还有点自知之明。
8.
他把我囚禁了起来,不给食物也不给水。我试了一下,打不开。我不会要死在这里吧。
死了也好,但给爷一个痛快啊!
9.
我真的应该快死了吧,开始肚子还很饿,后来不饿了,只是很渴,喉咙着火,肺部感觉灌满了铅。
我本以为我对这个世界没有了留恋,可是我就是不甘心,我还没向艾玛小姐表白,感谢她送我的玫瑰,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只要活下去就好了,
活下去就好了。
10.
“你的愿望,我可以帮你实现。”
当时我已经接近半昏迷状态,一切对我来说是模糊的,一切对我开始又是敏感的。
我没多想,就同意了。直到我明天从床上醒来,我都以为那只是我一个荒谬的梦。
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切又把我拉回了现实。
11.
一只胖胖的小黄雀飞在我身旁,它狠狠地啄了我几下“说谁胖啊?还说我是黄雀,睁大你眼睛看看,我哪里胖呢?”
哪里都很胖好不。
它又啄了我几下,把我额头啄见了血才停下来。
“我叫q,哦,不,我叫夜莺,曾经可是给中国皇帝唱过歌的,你这个下等人,怎么会和你签订契约,真是浪费。”
说话真让人讨厌。
不过听过来龙去脉,我总算了解到:1.愿望不是白给的,要付出代价。2.代价就是当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可是我是个汉子。3.魔法少女只是职业,不限性别。4.我它丫进入传销组织了。

【orn,我大概又开新坑了】